8月 27th, 2021 下午11:16

无逸殿,首辅值房。

一名阁吏前来送茶,看到徐阶凝重的表情,却是不由得微微一凝。虽然这位首辅每日处理两京十三省的奏疏,但总能保持着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很少像今日这般脸色凝重。

正犹豫着要不要进去的时候,徐阶冰冷的声音传过来道:“你去通知张四维,让他到礼部跑一趟,将林若愚叫到这里!”

阁吏急忙应了一声,便是匆匆到对面的词官厅支会司值郎张四维办差。

林晧然自是不会托大,当即跟随张四维一起来到了西苑,很快就进到首辅值房,对着正在处理奏疏的徐阶恭恭敬敬地施礼道:“下官拜见元辅大人!”

徐阶已经知晓林晧然来到,但仍然低着头在小纸条上写着字,当即微微板着脸进行质问道:“两京主考官的人选怎可如此胡来?”

倒不能怪历来待人恭谨平恕的徐阶要端起首辅的架子,对于一些不听话的官员,自然是要摆出另一副面孔。

历届两京乡试主考官的选人规则早有定论,只要林晧然参照以往选人的模样,将翰林侍读林爌和汪镗添上即可。偏偏地,林晧然竟然打破了这个常规,将殷士儋和张居正拟为两京主考官。

“回禀元辅大人,下官并没有胡来!”林晧然已然是猜到徐阶找他过来的意图,当即便是一本正经地进行回应道。

徐阶将最后一笔写好,便是搁笔并严肃地质问道:“历届两京乡试选人的规则如何,你堂堂礼部左侍郎难道还不知道吗?”

“下官日前翻阅太祖至今两京乡试主考官的名册录,太祖只有明文规定主考官为翰林院官员,但并没有明文规定要以翰林院官职、资历排序。今皇上选材不拘一格,屡次破格提升官员,方有如此多的能臣辅助于皇上,令当下大明海晏河清,有了盛世之象。”这番话说得是脸不红、气不喘,林晧然的话锋一转,接着继续侃侃而谈地道:“下官以为乡试选拔人才,当效仿皇上打破常规的做法,可由两京乡试主考官抓起。殷士儋和张居正均为嘉靖二十六年进士,其资历不浅,能力却是要胜于林爌和汪镗二人。故而,下官以为此二人更为适合担任两京乡试主考官,还请元辅大人明察!”

他不是不知道这个打破常规的举动有些不妥,甚至他要承受外界相当大的压力,但现在大明缺乏的正是一种革新的精神。

美少女初冬的早晨图片

翰林院的很多官员说是储相,但实质很多都是书呆子,至今都还是只知道知乎者也。像林爌年纪比徐阶还要大上好几岁,已经是坐等退休的年纪,现在对大明根本没有任何贡献,更别希望他今后能够教导出什么样的好学生。

正是结合诸多方面的考虑,林晧然这才决定做出了这一个异样的举动,推动朝廷在两京乡试主考官的人选上打破常规。

徐阶将纸条贴到奏疏上,这才抬头望着林晧然,却是冷哼一声,望着林晧然沉声地质问道:“林侍郎,你这便是要推行革新了吗?”

一名亲信正在给檀炉换上檀香,在听到这个质问的时候,当即感受到了空气中的肃杀之气。他暗暗地咽了咽吐沫,眼睛复杂地望向了林晧然,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自己的老爷这般显露锋芒了。

这话已然是在提醒林晧然要摆正自己的位置,他现在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礼部左侍郎,还没有达到推行革新的资格。

林晧然自是听出了徐阶的弦外音,亦是感受到了徐阶身上的那般杀气,却是理直气壮地回应道:“元辅大人,下官只是想要更好地做好本职工作,为大明选拔人才,此举谈不上革新。如若要论到革新,张永嘉昔日改由京官出任十三省主考官方能称得上革除旧弊,此举为我大明选拔人才可谓是居功甚伟!”

张璁是以邀宠而上位,更是没节操地不经廷推而是领取中旨入阁,成为清流派眼中的奸臣。

只是这么一位“奸臣”,至今都被主流所摒弃,但却不得不承认:张璁在首辅的任上,却是比严嵩、徐阶和夏言这么名声好的官员做出了更多的实事。

现在林晧然如此抬举张璁,虽然是为了加强自己的论点,但未尝没有含沙射影之意。若是张璁还在首辅的位置上,怕是会支持林晧然的决定。

徐阶听到“张永嘉”这三个字,顿时如同炸了毛般的公鸡般,压抑着心中的滔滔怒火沉声地道:“乡试主考官早已有章程,由你如何巧舌如簧,老夫亦不会跟你如何胡闹!“

林晧然心里暗叹一声,他这个举动未尝没有试探之意。

现在大明的党争并不激烈,皇上又一心沉迷于修道,这无疑是推行一些新政的好时机。只是如今看来,徐阶更乐意安于现状,享受着他安稳首辅的快感。

林晧然面对着徐阶的怒目,却是平静地拱手道:“您是内阁首辅,若是你不同意的话,打回礼部即可,下官自会再行修正!”

事实确是如此,最终的决定权从来都不在林晧然的手里,徐阶完全可以将名单丢回礼部。

房间里的檀香袅袅而起,令到空气中充斥着檀香的味道,只是这股浓香令旁人感到了压抑。

徐阶眯着眼睛望着林晧然良久,而林晧然则是表现得人畜无害的模样,最终徐阶咬着牙说道:“你且先回去,此事我跟袁阁老再行商议!”

“遵命,下官等先告辞了!”林晧然微微拱了拱手,便是转身离开了这里。

任何的政治博弈,都不可能是建立在意气用事的基础上。徐阶自然不会例外,他虽然很想否决,但亦是不得不认真地权衡。

从首辅值房出现,林晧然发现张四维还站在不远处,似乎想要从他的脸上找到一些端倪。林晧然则是换上一副轻松的笑脸,主动跟着张四维寒暄几句,便是直接离开了无逸殿。

张四维自是不敢进行偷听,不过内阁值房终究比不上六部衙门,只要声音大一些便会传出一些词汇。张四维很少听到徐阶的声调放得这么高,若有所思地望着离开的林晧然。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个事情很快便传到了外界。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