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 28th, 2021 上午10:55

() 安宁到学校的时候时间还早,她也没有急着进校门,而是先找了一家早餐店进去吃了一点东西。

吃完饭,安宁不紧不慢的进了学校。

她到教室的时候,教室里还没几个人。

安宁把书包放好,拿出一套题来刷着。

这是一套物理题,她把前边容易做的写好,后边有一道难题,她咬着笔看了许久都不知道,就拿着那套题去问坐在后排的学霸卫浩轩。

“卫同学,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安宁把试题递过去,小声的问了一句。

卫浩轩正埋头刷题,听到有人和他说话抬头看了一眼。

这一眼,卫浩轩的眼中就充满了冷意:“不能。”

“我……”

安宁咬了咬唇,想要说些什么。

卫浩轩却冷冷的吐出一个字来:“滚……”

下雨天小美女清新日系写真

安宁心脏如被猛猛击中一般,后退了好几步,不敢置信的看着卫浩轩。

她看了好几眼,这才转身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一上午,安宁心情都不好,她上课认真听讲,下课就刷题,一上午几乎都没有离开过自己的位置,就算是碰到不会做的题也是自己苦恼,再也没有问过别人。

中午放学,安宁和宋真真去食堂吃饭,走在路上,安宁就看到余安静和卫浩轩有说有笑的走在一起。

之后,她又看到葛一鸣跑过去和余安静说话。

余安静脸上带着笑,很温和的和两个人说着什么,安宁停下脚步看着,眼里是满满的伤心。

余安静看到了安宁,她和卫浩轩说了一句就跑了过来。

“宁宁,你也去食堂吃饭吗?我们一块去吧?”

安宁点头:“好的。”

她牵着宋真真的手,跟在余安静身后,五个人一起进了食堂。

余安静拉着安宁和宋真真占位置,使唤葛一鸣和卫浩轩两人去打饭。

安宁起身:“我,我自己可以打饭。”

“男生打饭不是应该的么,哎呀,位置快没了,我们赶紧占位置。”

余安静拉住安宁,回头对葛一鸣笑了笑:“拜托二位了。”

卫浩轩笑的一脸柔情:“放心,肯定有你爱吃的鸡翅。”

葛一鸣一听也赶紧道:“我力气大的很,一定给你多打几份菜。”

卫浩轩和余安静说完话又冷着脸问安宁:“你要吃什么?”

安宁把饭卡递过去:“我,我没什么味口,来一小份白饭和一个青菜就好。”

“矫情。”

葛一鸣冷笑一声,接过安宁的卡去排队打饭。

“你是不是病了啊?”

坐下之后余安静关心的问安宁。

安宁摇了摇头:“没事,就是这几天想吃清淡的。”

宋真真疑惑的看了安宁一眼,想到什么却没有问出口。

葛一鸣和卫浩轩很快打了饭过来。

他把安宁的餐盘重重的放下:“真不知道有些人为什么减肥,呵呵,又不当演员不当模特,干什么跟自己过不去。”

安宁默默的把饭卡收好,埋着头扒饭。

宋真真很担心安宁,可食堂这么多人,她有些话也不好说出口。

卫浩轩在余安静身旁坐下,笑着把自己餐盘里的鸡翅夹给余安静:“我吃不了,分你一点。”

“谢了。”余安静笑容明朗,看起来很开心。

“对了,这周末你有时间吗?”

余安静吃了几口饭问卫浩轩。

“怎么了?”

卫浩轩把筷子放下。

“有件事情想让你帮忙啦,你就说帮不帮吧。”

卫浩轩笑的分外温柔开心:“帮,一定帮,只要是你的事情,我怎么都是要帮的。”

“那我先谢谢你了。”

余安静夹了自己餐盘里的一些菜给卫浩轩:“我不喜欢吃这个,你替我吃了吧。”

宋真真默默看着这一幕,真的很替安宁伤心。

好容易把饭吃完,安宁和宋真真急匆匆离开。

在回去的路上,宋真真关心的问:“宁宁,你没事吧?”

安宁勉强的笑了笑:“我没事,我只是看清楚了有些人。”

宋真真还是很担忧:“你是不是没钱了?我这里还有一点钱,我先借给你吧。”

安宁摇头:“不用了。”

安宁进了教室,还有一些时间才要上课,教室里好几个同学凑在一起说话,有一个同学拿着手机不知道在看什么。

突然间,她大声叫了起来:“你们快看,这是不是安宁?”

她这么一叫,好些女生都凑了过去:“是安宁,绝对是她。”

然后,这几个女生就问安宁:“安宁,你昨天放学是不是去唱歌了?”

安宁正埋头刷题,听同学们问她,就抬头答了一句:“是啊。”

“你家破产了啊?”

先前看手机的同学很莽撞的问了一句:“你堂堂余氏千金竟然在街头卖唱?”

安宁眨了眨眼睛,一脸懵懂的样子:“没有啊,我昨天没带钱,我姐姐有事先坐车走了,我要打车回家当然得想办法挣点钱啊。”

说到这里,安宁情绪还有些低落道:“我爸爸说管我吃穿已经很不错了,我如果要零用钱的话就得自己去挣。”

“天,你们家怎么这样啊?”

同学们想到安宁平常穿戴上都很朴素,她在学校就是穿校服,星期天遇到她的时候,她穿的也很简单大方,似乎没有用过什么大牌的东西,真的跟寻常人家的女孩差不了多少,反正一点都不像豪门千金。

“没怎么样啊,自己挣钱自己花不是很应该吗?”

安宁说了一句,接着又低头开始学习。

“堂堂豪门千金,日子竟然还不如我们好……”

好些女生开始议论起来。

其中一个女生突然道:“可是余安静怎么没自己赚钱?我听他们班同学说她满身名牌,就算是穿校服,可也会戴着名表啊什么的,穿的鞋子也是巨贵的那种,怎么姐妹之间差距这么大啊?”

有的学生开始脑补豪门恩怨啊什么的。

她就特别心直口快的问安宁:“你和你姐姐是不是一个妈啊?”

安宁眨眨眼睛:“是啊。”

“你该不会不是你爸亲生的吧?”

又有一个同学问。

安宁哭笑不得:“你们想什么啊,不存在这个问题的,你当我们家每年体检都是来假的吗。”

这个倒也是啊。

那个同学抓抓脑袋:“可同父同母的亲姐妹怎么差距这么大啊?”

“不知道。”

安宁继续低头写题。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