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 28th, 2021 下午9:36

远处高高矗立的一座石质建筑,上面亮着炽烈的火光,在这片平原地带异常显眼。

可是,就在这名玄黄卫死亡的时候,那光芒突然一颤,快速熄灭。

苏北感慨的瞬间,也发现了这座建筑的异状。

“这难道是凶犁界的巡防监测机制?”

他似乎明白了什么,推演道,“如果没有猜错,这名玄黄卫是负责附近的巡逻,如果一旦发生异常导致死亡,就会触发对方的监测机制,熄灭塔火。”

而之所以能做到这一点,是因为这建筑塔上的火光,类似于魂灯一样,与这名玄黄卫的生命紧密结合在一起。

甚至,这火里就是抽取了他的一丝元魂,作为分识燃烧,供给燃料。

所以,他一死,塔火就是熄灭。

这也意味着,苏北的出现,已经被对方发现了。下一步,恐怕就是派遣大规模的队伍过来围剿。

不过,面对这一点,苏北并不着急。

不怕对方来,就怕对方不来。否则,从哪里赚取气运值。

“这名骑兽倒是机灵,主人一死,就缩成这样。可一点也不像我们人类历史里的战马。”

肤光胜雪天生温柔甜美女生图片

苏北绕着蹲伏的巨大骑兽转一圈,哈哈笑道。

他这一笑,骑兽抖动的更加厉害了,似乎非常害怕。

“你的战斗力不弱,否则也不会被什么玄黄卫挑作坐骑了。这么高的实力,恐怕没有灵智的可能性不大吧?”

苏北这一句是用精神波动问出,灌入骑兽的脑袋里。

对方蹲伏抖动的身躯,顿时一停,三个呼吸过后,才恢复继续抖动的状态。

“呵呵,不用装了,我也想过一下骑乘的瘾。来,站稳了,带我去玄黄卫的驻地看看!”

苏北一边笑,一边用精神波动吩咐道。

惧怕颤抖的骑兽再也伪装不下去,不由挺起了身躯,意思是“我明白了,不要杀我,你骑我吧”。

“哈哈,你这怂货!”

苏北用人类语言嘟囔一句,大腿一跨,骑在巨兽的身上。

他轻轻一拍对方头顶的角,示意启程。

巨兽立即明白意思,四肢迈动,重重的踩在大地上,快速奔向高耸建筑的方向。

猛烈的风吹在苏北的面庞上,仰观天裂如痕,黑白缠杂,唯有天尽头的巨大身影屹立而望。

“如果没有两界之争,这凶犁界倒是一处别样的景致。”

苏北在心里微微感叹,迎着风,快速接近对方的驻地。

不过,没有等到他踏入对方聚集的驻地,就已经有两排穿着类似盔甲、武器的玄黄卫,骑乘着各式巨兽,迎面包来。

一左一右,两排高大的凶犁族人,快速行到两侧,随后队形一合,呈圆形的包围圈。

苏北再次拍一下骑兽的角,对方立即停在原地,两只铜铃大的眼睛,打量周围的“战友”。

“呵呵,我数数,一,二,三……恩,不错,一共十八人!不过,凭你们……恐怕还拦不住我!”

他伸出手指,在一圈人的身上指指点点,清点人数,笑道。

最后一句话,却是用精神波动传出,顿时令四周的凶犁族人怒吼连连。

“你是哪个部落的生灵!竟然敢杀我们玄黄卫?!”

其中一名身躯高出一截的像是队长一样的凶犁族人,举着石锤喝道。

到现在,他们还不知道苏北从人境跨界而来的事情。

这也怪不得他们,因为得说到凶犁界的部落分部和辖区现状。

两界之门的位置,其实是另一处部落管辖,也就是凶犁首领古尔丹的地盘。

所以,界壁通道开启,才会有古尔丹率先杀入的事情。

而前前后后死在苏北手里的那些凶犁强者,也都是古尔丹部落的族人。

这一次苏北跨界而入,将古尔丹的人杀得差不多清净了,沿着山谷、河流和森林一路深入,才抵达了一处新的区域。

所以说,两界之门开启的事情,其实并不是凶犁界的所有人都知道。

而且,毕竟时间还短,消息没有传开。

苏北虽然不清楚其中的关窍,但是一看对方的态势,也隐约猜到了一些。

站在战争的角度考虑,此时趁对方不知道两界通道的事情,反而可以快速袭击,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不过,人类的实力目前还弱,能够跨界征战的人太少,太少。

能够深入凶犁界作战的,目前真找不出几个人。

这也是京都龙王一直坐镇東海,却没有贸贸然冲入魔仙界一战的原因。

能守住当前的界门通道,不使异界生灵侵入,就已经是难能可贵的事情了!

苏北想到这些,不由目光转冷,看向周围的凶犁族人。

这些玄黄卫……迟早是人类的心腹大患!

“呵呵,我是哪个部落?我是上神派遣,灭你部落之人!”

苏北随意的诌一个名目,冷声喝道。

“上神?!胡言乱语!杀!”

这名举锤的凶犁队长脸色变了一下,石头一样的眼皮一抬,怒声喝道。

周围的十七名玄黄卫齐声听令,猛然催动骑兽,向中间的苏北围攻而去!

“呜嗷——”

苏北胯下的骑兽哀鸣一声,向地上一蹲,开始簌簌发抖。

苏北一怔,不禁锤一下身下的骑兽,气骂道:“蠢货!回头再收拾你!”

他伸手一划,左右两侧各浮现出一柄裂世魔刀。

“哈哈哈!提刀跨骑挥鬼雨,白骨如山经鸟飞!”

苏北战意高昂,伸手握住两柄裂世魔刀,长声吟唱,迎着众多强者而上。

“尘事如潮人如水,只叹征战几人回!”

他刀势一变,“分光化影”用出,闪现出五名一模一样的苏北。

其中四人立在四个方向,挥舞裂世魔刀,与攻击来的凶犁族人正面相抗。

一人立在中间,上举裂世魔刀,斩向从半空而落的两名凶犁强者。

眨眼之间,随着苏北的吟唱声落,双方正式交战在一起。

只听一声声轰鸣响起,苏北的身影碎了三个。

这三个身影只是B级的“分光化影”所化,战斗力不,所以不是凶犁强者的对手。

不过,对方也不好受,一时被阻住了攻势。

而后面的其他凶犁族人受到他们的身躯所挡,也难以越过攻击。

剩下得两名苏北,手里握着部战斗力的裂世魔刀,一下子将敌人的武器和身体直接斩断。

灰白色的血液,溅射四方。

这些凶犁族人的战斗风格直来直去,倒是没有想到他的刀如此锋利。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