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 28th, 2021 下午9:37

走到摆满了各种习题册的书架前。

灵平安回忆着那位外邦留学生的样子。

他是穿着江城理工大学的校服的留学生,大约二十二三岁……

所以……

他是在备考国考的留学生吗?

灵平安想着,就摇了摇头。

倒不是外邦人就不能参加国考了。

事实上,联邦帝国的高考和国考是没有任何限制的。

啥叫没有任何限制?

意思就是,无论是什么人,什么国籍。

只要你愿意,并且可以及时赶到指定的考场。

那么,便有资格参与!

萝莉妹纸粉嘟嘟嘴唇清甜可人美女写真图片

分数面前,人人平等,不拘是联邦公民,还是外邦人。

即使是保守的共和派,也是认同这个政策的。

因为这是传统啊!

一千年前的大唐盛世,就有来自扶桑的学子,高中进士,然后担任大唐的高官,甚至与李白、王维这样的大文豪,谈笑风生!

最终,这些在大唐学到了先进文化的扶桑精英,回到他们的国家,将之治理的井井有条。

什么是王道?

这就是王道!

什么是仁义?

这就是仁义!

至于大同派,自然是四肢都举起来支持的。

选贤与能,天下为公嘛!

只是,灵平安回头看了一眼,那外邦留学生。

他太年轻了!

三百年前,两百年前,甚至是一百年前,这个年纪的外邦人确实是有机会和资格参与国考的。

但如今……

一个大学文凭,是很难有什么竞争力的。

想要在国考里杀出一条血路,起码也要有博士的文凭!

大学毕业是学士,继续深造,深入某个具体专业进修,毕业后就是博士了。

博士再往上,就是教授。

教授之上就是大学士!

这是一套符合联邦帝国传统的学位划分方式。

很显然,那位外邦留学生,是不可能这么年轻就获得博士文凭的。

所以……

灵平安大抵是知道了。

“他或许是想要考一个更好的大学……”

对自己的学校不满意,想换一个更好的学校。

这是很多留学生在留学期间常常做的事情。

事实上,这也是大部分留学生们的惯用策略。

这几乎是联邦帝国留学界公开的秘密了!

大多数申请的留学生,通常都是用第一次申请的学校做跳板的。

一切都是只是为了曲线救国,考上那些名牌与一流大学!

这样想着,灵平安就伸手拿起了一本习题册。

妖都大学去年出版的《从零开始准备高考》。

事实上,这本书就是为了留学生们特意准备的。

就是给这些来到联邦帝国的外邦留学生考上更好的学校,量身定做的!

当然了……

价格也比其他本土的习题册要贵一点。

像灵平安手上这本,原价就要九十八元。

打完折也还要差不多七十块!

拿着这本习题册,灵平安开始向回走。

………………………………

阿卡多坐在沙发上。

祂很小心的低着头,连屁股都不敢动。

因为……

祂能感受到,那地板下潜藏着的可怕存在,极为不善的盯着祂。

耳畔,更是有着无数充满着种种恶意的声音在回荡。

这让阿卡多忐忑不安,精神高度紧张。

血河领主,是真的害怕了。

因为,在这里,祂感受到了自己是何等的渺小和脆弱。

那些伟大意志的一个念头,都是祂无法抗衡的。

好在,万幸的是,这里的主人似乎比较友善。

祂说话和和气气的。

虽然那眼眶中的流火,看的阿卡多发慌。

但……

终究,祂并未表露出直接的敌意。

可是……

转念一想,阿卡多反而更加恐惧。

因为……祂想到了一个事实,这个事实就是——大象从来不在乎自己脚边的蝼蚁,海洋中的虎鲸,也从不看那些藏在泥沙里的鱼虾。

所以……

这位书店主人之所以和气,到底是因为祂友善呢?还是因为自己在祂眼里不过是窗台上的蝼蚁,树上的知了呢?

没有人会在乎窗台上的蚂蚁,更不会有人去关心树上的知了。

除非它们烦到自己了。

那么人类是怎么对付那些烦到自己的蚂蚁和知了的?

熊孩子们会用火烧,爬到树上去抓。

而大人,则懒得自己动手。

他们只会拿起一瓶杀虫剂,随手一喷,世界清静了。

想到这里,阿卡多越发惶恐。

但祂不敢不留在这里。

这时,祂听到了有脚步声,仿佛从天际传来。

蹬蹬蹬……

每一下都很轻微,都很温柔。

但偏偏,祂听到了空间撕裂的声音。

回过头去,阿卡多看到了那位神秘的书店主人,拿着一张萦绕着无穷无尽的血光的卡片,向自己走来。

“客人……”

“您看看,这本习题册,是否是您想要的?”

祂将卡片递过来。

阿卡多的瞳孔开始收缩。

祂颤抖着手,接过那张卡片。

卡片入手,血河瞬间翻滚起来。

祂的灵魂在颤栗中感受到了无边无际的恐惧!

那是生命在面对那些远超自己能力范围之外的可怕危机时产生的本能反应!

就像被猛虎扑倒的羚羊,也如同被鲨鱼咬住了的游鱼。

恐惧之下,所有的力气,都被剥夺。

阿卡多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就是所谓的习题册?”

祂能感受到,这张卡片是通向一个可怕的恐怖世界的邀请函。

只要祂打开,就会进入那个世界。

接受那个世界的考验!

成功才能活着回来,失败则会永远留在那里!

而那个世界,是祂无法面对的恐怖世界。

在那里,祂就是炮灰一样的小兵。

每天都有成千上万类似祂这样的炮灰,默默无闻的死在世界的各个战场!

在那里,平静的死亡是一种幸福。

因为,稍有不慎,就会被感染,被寄生,被扭曲。

成为那些连意志与思想也被人篡改和扭曲的怪物。

变成那些强大到让人无法想象的怪物的傀儡。

“这也太难了一点吧?”阿卡多深深吸了一口气说。

……………………

灵平安看着这个接过了习题册的留学生,那满脸的愁眉苦脸和沮丧。

“难?”他想了想,好像是有一点耶!

但是……

“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作为一个曾经的学渣,灵平安素来喜欢将人推入学习的火坑中,于是,他拍了拍对方的肩膀:“不逼一下自己,又如何知道自己的潜力呢?”

“想想你的家人……”

“想想你的家乡……”他认真的说道:“他们可都在等着你回去呢!”

阿卡多听着,抬起头,看向那位被迷雾笼罩的头颅中的流火。

那流火,轻轻的摇曳着。

伟大的意志,在无声中绽放。

祂咽了咽口水,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

听上去似乎是勉励?

但配合着祂的语气和祂说话时,这个书店忽然紧绷起来的气氛。

以及那些可怖的怪物们在地板下、墙纸中,天花板里的行动。

阿卡多就知道,这是威胁,赤裸裸的威胁!

卑微的蝼蚁,你居然敢拒绝?

亵渎!

这是何等的亵渎?

想想你的家人,想想你的家乡……

这就更是恐吓了。

阿卡多知道,祂若敢拒绝,不止是自己要被立刻分尸。

恐怕就连布塔尼亚,也会被彻底毁灭!

就像人类经常做的事情。

对蚂蚁窝,倒入一壶烧开的开水。

这不是难事!

没办法,祂只好咬着牙说道:“那我试试看……”

………………………………

灵平安看着这位终于下定决心的留学生,他欣慰起来。

学习好啊!

要不是他天生的数理化白痴,说真的,他恐怕现在还在上学。

但也正因为如此,所以,灵平安会极力的推荐和鼓励其他人认真学习。

这就叫代偿心理。

因为自己成绩太差,所以希望别人的成绩好。

一种朴素的愿望。

笃笃笃……

这个时候,门口传来了敲门声。

灵平安回过头去,就看到了一位打着手电筒的客人,出现在门口。

他立刻走过去,打开门,发现是那位老共和。

而且,这位老共和身后还跟着一个人。

一个看上去,二十一二岁的小姑娘。

但,这小姑娘是真的很高。

至少都有一米七五,穿上高跟鞋的话,比灵平安还要高一个头。

灵平安看着,立刻露出笑容来:“欢迎!”

“客人,您来了……”

“快点请进吧……”

…………………………

司徒贺关掉手电筒,他看向屋内。

和他预料的一模一样。

布塔尼亚的血河领主,乖乖的坐在这个可怕的书店的沙发上。

祂手上拿着一张充满了无穷杀意的卡片。

司徒贺笑了笑。

他知道,这位布塔尼亚的血河领主,有大麻烦了!

再听着耳畔,这位书店主人的声音。

司徒贺知道了,祂早就已经明白了一切。

所以……

换而言之,阿卡多的现在和存在,就是祂特意准备好,给自己看的?

类似于杀鸡骇猴。

一种隐晦的警告:不听话,就和祂一样?

司徒贺不清楚,但他明白了,这一切都是被安排好的。

恐怕在祂贴出那个告示的瞬间。

这位可怕的书店主人,就已经从时间长河的彼岸看到了现在的一切。

然后,祂保留了现在,并掐掉了其他可能性?

心中想着这些,司徒贺就笑着说道:“阁下,我听说您这里,有些习题册在售?”

“正好,我这外甥女打算明年报考妖都大学的古代文化系……”

“所以,我就特地厚颜登门,想让阁下,给她推荐一本合适的习题册……”

司徒贺知道,所谓习题册,应该就是某种训练方式或者考核方法。

这位傲娇的书店主人,是在用这种隐晦的方式,告诉他和黑衣卫:我这里有好东西,你们想不想要?想要的话,就求我啊!

于是,司徒贺就上门了。

不止上门了,而且还特别带上了他的外甥女。

这就是投名状!

也是某种意义上的输诚纳款。

大抵和自然界中的虎豹,在面对强者时,露出肚皮的情况一样。

在司徒贺身后的少女,当然也听自己舅舅嘱咐过一些注意的事情了。

虽然,她最初听的时候,有些云里雾里。

但,当她走入这片迷雾时,就明白了一切。

再看到这里时,就差不多部明白了。

于是,少女立刻盈盈一拜:“晚辈田灵儿见过阁下……”

灵平安听着,却是笑了起来。

“妖都大学的古代文化专业啊……”他想了起来,好像自己的小姨,当年也是考入的这个系。

很冷门的一个学科,但要求贼高!

不止要分数,还要搞什么面试、测试……

折腾了大半年才入学!

总之,麻烦的很!

不过呢,灵平安记得,小姨说过,她的师兄师姐们都是很有爱的。

老师们更是和蔼可亲,在学校里的一切都非常好!

“快快进来说话吧……”他笑着打开了门。

于是,司徒贺带着自己的外甥女田灵儿,走了进来。

“请坐吧……”灵平安热情的招呼着,等到两人坐下来后,他接着说道:“客人,不瞒您说,家姨当年也是妖都大学的古代文化专业毕业的……”

“所以,我应该可以向贵外甥,推荐一些有用的习题册……”

“太感谢了!”司徒贺立刻拱手拜谢。

他身后,田灵儿立刻盈盈再拜:“有劳阁下了!”

坐在沙发上的阿卡多看着这一切。

祂咽了咽口水,祂能清楚的感觉到,那位神秘的书店主人,在对祂和这位黑衣卫将军之间,存在着严重的态度不同。

对祂,那位书店主人虽然看似热情。

但实则,所有的动作和言语,都隐隐有着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

而且……

这书店中的那些可怕的怪物们,也在用着一种截然不同的态度,来对待那刚刚进来的黑衣卫将军。

对待祂,那些怪物们,充满了鄙夷和不屑。

而对司徒贺,却明显的表现出了宽容。

至少也是一种接纳的感受。

这一切是为什么呢?

阿卡多不明白。

因为人种吗?

祂摇摇头,那是不可能的。

因为,在这里,在这个可怕的书店中,在那位神秘的书店主人眼中,恐怕整个世界的一切,都只是虫豸。

谁会在乎,虫豸之间的区别?

于是,阿卡多坐直了身体。

祂决定认真的观察和学习一下。

因为,事实已经无可辩驳的说明了一个真理——这个书店主人,有着轻易的改变世界的力量。

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在祂出现在世界的刹那。

整个世界,就已经注定必须仰其鼻息,遵循祂的意志和念头而运转。

如何与之相处、接触,一定会变成未来各国的主要研究方向!

很有可能,未来的国际关系与博弈,就是围绕这里而展开的。

请假条

今天,感觉很不舒服。

虽然坚持了码字,但写出来的东西,很难看!

所以,只能和各位请假一天了!

我明天去医院看看吧!

总是感觉头晕,有点恶心的感觉!

《我真不是魔神》请假条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我真不是魔神》笔趣读文字更新,牢记网址:..co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