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 29th, 2021 上午8:59

跟王言明等人是第二次过来,林子涛他们则是第一次踏足南大礁。看着连夜开伙的炊事班战友,王言明等人也很熟络,从打捞船上搬下一些物资,做为夜宵的食材。

那怕刀斌觉得用不着这样,可王言明还是很坚持。他很清楚,南大礁的物资补给,都是定期运过来。多消耗一些,就有可能令驻礁的战友少吃一些。

尽管如今的守礁生活,要比以前幸福许多。可在王言明等人看来,跟驻扎沿海的部队相比,守礁官兵的生活无疑更辛苦。有时想吃顿好的,也要等待适当的时间才行。

看着一筐筐抬下船的海鲜,刀斌也笑骂道:“老王,咱们就吃个宵夜,吃的了这么多吗?”

“吃不完,你不会让炊事班冻起来吗?怎么着?看不上我们打的渔吗?”

面对王言明的吐槽,刀斌也觉得很无语。好在看过养在水舱的鱼,他知道捞的这些,其实也算不上太多。但对守礁官兵而言,想吃到鲜活海鲜其实并不容易。

很多时候运到礁上的海鲜,大多都是冷冻过的。能吃到这样新鲜的海鲜,相信战士们也会很高兴。得知消息的陈志均,最终也只是笑了笑没多说什么。

等庄海洋跟旅部领导通过电话,陈志均也适时道:“走,咱们去食堂吧!这个时候,厨房应该做好宵夜了。晚上,咱们好好喝两杯!”

“陈排,还是算了吧!你真要放开喝,估计等下肯定要躺着回去。真让那帮家伙闹腾起来,估计还是很麻烦。我这边,等下还是要回海上,那样比较好。”

相比驻扎在沿海的部队,守礁部队需要承担的任务也很多。加上今晚发生这些事,之后肯定也会有舰队的人跟礁上联系。做为礁长,喝醉就有些不像话了。

听到庄海洋说出的话,陈志均想了想苦笑道:“这么说,今天又没办法畅快喝一次了?”

“有机会的!前次不是说了吗?等你下次休假,真要想喝酒,随时给我打电话,到时我派船来接你都行。除了这艘新定制的打捞船,游艇跟快艇我都买了一艘呢!”

俏皮甜美丸子头居家少女可爱写真

“知道你小子有钱了,找机会跟我显摆吗?行,等下次休假,一定找你们喝酒去。”

凭借这次发现潜艇的事,陈志均在旅部领导心中的印象无疑也更好。将来若有合适的职务,相信也会优先考虑他。毕竟,谁都知道担任守礁的礁长,工作压力还是不小的!

正在食堂闲聊的众人,看到终于出现的陈志均,还有礁上的其它军官,也纷纷起立问好。即便其它军官都是第一次见,可做为退伍军人,他们还是很尊重这些职业军人的。

等炊事班准备好三大桌的夜宵,庄海洋也笑着道:“刘班长,辛苦了!知道你们平时不喝酒,可今天机会难得,我敬你一杯,一定要好,陈排,允许吧?”

“行!老刘,那你就跟这小子喝两杯,你的酒量我还是知道的。”

“是,礁长!”

得到陈志均的允许,炊事班长也笑着道:“先前听刀排说,你的酒量很好。所以,我就代表炊事班,感谢你们再次提供新鲜的海鲜,让我们又可以改善一下伙食了。”

“这些都是应该的!论番号,咱们好歹也是自家人嘛!要不,吹一瓶?”

随着庄海洋说出这话,炊事班长看了看其它人,只能苦笑道:“那我只喝这瓶,论兵龄,你们在坐的,都是我的老班长,真要每人喝一瓶,我估计真倒了。”

“也行!你跟我喝一瓶,其它人的话,你随意就好。陈排他们是军官,今晚估计还有其它的战备任务,肯定不能让他们多喝。那咱们,也随意喝点,我们等下也要出海呢!”

“好!那就吹一瓶!”

相比一杯一杯的干,当兵的似乎都喜欢一瓶一瓶的吹。原本还想把陈志均等人灌醉的战友们,最终只能把集火目标,转移到刀斌跟炊事班的战士身上。

等到最后,炊事班准备的菜,并未消耗太多,酒水却喝了不少。令刀斌无语的是,庄海洋跟前次一样,那怕喝的最多,看上去依然跟没事人一样。

以至结束时,刀斌也很无语道:“等下次有机会,你去我老家玩,我请你喝老家自醉的马奶酒。我就不相信,灌不醉你小子。”

“怎么?刀班长要打击报复吗?我可记得,当初你在中队的时候,经常说自己是草原的汉子,喝酒跟喝水一样。现在看来,你这草原的汉子,也有认熊的时候啊!”

“没办法!碰上你这样的海量,不认熊也不行啊!”

经过这次的再聚,刀斌跟这些老战友的感情,无疑又被重新续了起来。对刀斌而言,调到南大礁这边来带兵,早年相识的战友,或许仅有调过来当礁长的陈志均。

在守礁官兵眼中,他虽然是三级士官,又代理了排长职务。可对刀斌而言,他还是更喜欢以前老部队的气氛。到了这边,一切似乎都要重新开始啊!

正如庄海洋所说的那样,陪着喝酒的时间里,值班的军官也派战士过来喝陈志均,告知有舰艇抵达南大礁附近。除了水面舰艇之外,上面还派遣了潜艇围堵那艘‘857’。

离礁之时,需要待在值班室的陈志均,也只能在门口送行道:“小庄,老王,兄弟们,多保重!往后要是在附近,想过来歇歇脚,随时我给打电话。”

对于这样的邀请,庄海洋还是笑着道:“虽然你是礁长,可我们现在毕竟是老百姓。要是我们的船,经常进去南大礁,别人还指不定会怎么想呢?无事不扰,有事才来!”

“臭小子,客气一下都不行吗?那好,那就祝你们一路顺风。另外等下,要是有什么需要,上面也会有人直接联系你的。有什么情况,你给我打电话都行!”

“明白!守卫海防,人人有责!陈排,你们也多保重!”

虽然已经退伍,可众人离开时,还是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对战士而言,军礼才是最亲切最郑重的礼节。而刀斌的话,还是将众人直接送到码头这边。

没握手,也没道什么珍重,兄弟式的拥抱后,众人也纷纷登船。在守礁官兵的目送下,停靠不久的打捞船,很快趁着夜色,又驶进了远处茫茫的大海之中。

面对王言明的询问,庄海洋看了看海图道:“往这个地方开吧!我也想看看,那艘潜艇这个时候,是不是还没走,依然待在附近的公海游弋潜伏呢!”

“你先前不是说,舰队已经派水面舰艇跟潜艇展开搜索吗?咱们过去,不合适吧”

“没事!又不是演习,附近这片海域,相信渔船应该也不少。实在不行,等下找个水位稍浅的海域,你们下锚休息,我继续去海里浪几圈。”

“行!不过,你自己一定要小心!”

看似庄海洋提供的情报很及时也很清晰,可后续舰艇赶来,能否找到那艘在附近游弋的他国潜艇,还真是未知数。对此,庄海洋也想出份力嘛!

对这艘舷号‘857’的潜艇而言,只怕他们的指挥官,应该也喜欢玩这种海底躲猫猫的游戏。在舰队搜寻它们踪迹时,它们何尝不是对舰队实施反跟踪跟收集情报呢?

到达距离先前下锚不远的海域,庄海洋再次潜入水中。望着很快消失的身影,打捞船上的战友也感慨道:“这家伙,越来越bt了!这外号,改成人鱼应该再适合不过了。”

“行!别跟这家伙比,要不然你会郁闷至死的!咱们的话,还是洗洗睡吧!明天还要早起干活呢?那家伙,下了水,估计又要折腾到很晚才会回来呢!”

如同这些战友所想的那样,入海之后的庄海洋,也开始在三百米水深的地方,开始释放精神力展开搜索。在这个位置,他能感应到五百米水深的物体存在。

那么大一艘潜艇,只要被他搜索到,肯定逃不出他的监控。令庄海洋意外的是,他很快发现了一艘潜艇的存在。只不过,这艘潜艇似乎是本国的常规潜艇。

看到本国的潜艇,庄海洋想了想道:“看这样子,估计那艘潜艇还没找到!头上有水面舰艇,下面还有己方的潜艇,那艘潜艇又会躲到什么地方呢?”

想到这里,庄海洋开始沿着有海沟的地方展开搜索。在他看来,附近海沟众多,那艘潜艇如果没走,势必还躲在海沟里,避开潜艇跟水面舰艇的搜索。

果不其然,没过多久庄海洋,终于再次看到那艘舷号‘857’的潜艇。虽然很想,让其直接沉到海底。可他知道,这样做后果还是很严重的。

迅速浮出水面的同时,掏出携带的潜水手机,查看到相应的参数,找准打捞船所在的方向,庄海洋又迅速游回打捞船,再次拨通南大礁陈志均的电话。

接到电话的陈志均,也很惊讶的道:“你小子,真是福将啊!行,我立刻汇报上去!”

得知那艘潜艇,躲在海沟深处隐藏了起来。负责搜索的水面舰艇跟潜艇,也迅速合围过去。而此时的庄海洋,则依旧躲在附近看热闹,他想看看那艘潜艇这下又会怎么办呢?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