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 29th, 2021 上午9:01

陆青山负手而立,目光聚集在李氏老祖的身上,想要看出李氏老祖和未来的度门李皇是否存在一些关联。

但,陆青山失望了。

这李氏老祖的身上,也就只有那么一丝让陆青山觉得比较熟悉的气息,除此之外,再没有了!

不过。

陆青山想到了,未来的度门李皇,其血脉不纯,根据当时陆青山感应到的,度门李皇的体内不但有人族的血脉,还有巨人血脉、黑魔血脉,等等。

甚至。

陆青山感应到,度门李皇宛如一片汪洋大海,汇聚了无数如溪流长河一样的血脉,那是无数的血脉汇聚而成的。

想到这里,陆青山双眼不由一眯,看向李氏老祖,笑着开口,“那便打扰了!”

当即。

李氏老祖前面带路,向李氏宗族的深处走去,陆青山看向李寒松,道:“你处理下你的事情,等会我来找你!”

……

李氏宗族深处。

飘逸长发女孩粉色连衣裙户外阳光迷人写真

宛如世外桃源一样。

很是安静。

这里是李氏老祖的修炼之地,平日里容不得旁人打扰,所以,这里除了李氏老祖之外,基本上也没有别人了!

一株古树下,古树上飘香,令陆青山微微诧异,这古树竟有了一些道行,倘若有高人点化,这古树能够为妖。

当然了,在太古仙魔时代,古树即便成妖,也是被称作妖精,可到了陆青山所在的年代,便没有妖精一说了,而是被称作妖植了。

不同的时代,称呼也都不一样。

李氏老祖隔空探手,远处的一座洞府之中立马飞来了一只百宝囊,李氏老祖想了想,从里面取出了两片珍贵的仙茶,又隔空一招,远处的泉水激射而来,等到了跟前时,已经变得滚烫。

两杯热腾腾的茶水,便好了。

李氏老祖将其中一杯推到了陆青山的面前,笑道:“这是三百年前,老朽在一座仙人洞府中发现的,这三百年来,老朽也只泡过一次!这是第二次了!还请道友品尝一番!”

李氏老祖的话语中,隐隐有些得意,这可是真正的仙茶,当然了,岁月太久了,搁在现在,效果自然是不如当初了。

可即便如此,对于元婴期,甚至是空冥期都有着极大的好处。

“嗯?”

陆青山轻轻饮了一口,仔细品尝了起来,过了一会儿,陆青山眼前微微一亮,笑道:“不错,虽不如我当年喝过的仙茶,但能在这里喝到这样的茶,着实很不错了!”

五千万年前,也是太古仙魔时代的末期了,那时候,陆青山和宋城主、蓝山河,还有宋红颜都喝过仙茶。

那才是真正的仙茶!

仙人喝的茶!

至于现在喝的茶,跟那时候比的话,品级就差得太多了。

不过,陆青山也没有点破,只是随口一说,不然,李氏老祖的面子上必然会过不去。

陆青山虽不在乎,但也没有必要去得罪人。

“这么说……”

李氏老祖似乎是听出了陆青山话语中的意思,但意外的是,却没有丝毫的生气,而是期待地问道:“道友应该就是前辈了!”

显然。

李氏老祖是真的觉得陆青山不凡,应该是当世真正的仙人。

在太古仙魔时代,元婴期、空冥期、洞虚期、渡劫期、大乘期,实际上也被称作仙人,但所有修仙者都明白,唯有大乘期之上,那才是真正的仙人!

大乘期之上,有虚仙、真仙、天仙、阳仙、金仙、创仙、仙君、仙王、仙尊、主宰!

这才是仙人!

对应着日后的神祇!

陆青山在穿越前,为破六创神修为,搁在现在,也就是创仙了!

“过去的事情,便不要提了!现在,我也只是元婴期的修为罢了!我这修为还远远不如你!”陆青山自嘲一笑。

他的真身本尊运转涅槃经,正在养伤,默默地将在时空长河中受的剑伤遗留下的力量一点点消磨掉。

隔着时空长河出手之人太强了,在陆青山的推测中,那怕是一位皇者,想要将对方的力量一点点磨灭,绝非一日之功。

“晚辈李光寒,见过仙人前辈!”

话落的刹那,李氏老祖便站起身来,行晚辈礼,显得十分恭敬。

陆青山微微皱眉。

这李氏老祖是要做什么?

果然。

就在陆青山思索之时,李氏老祖体内突然散出了空冥期大圆满的修为,这气息一闪而逝,李氏老祖诚恳问道:“前辈!恕晚辈失礼!晚辈停留在空冥期大圆满已经数年了,却始终难以突破,还请仙人前辈能够指点一二!”

闻言。

陆青山眉头深深地皱起,等了数十个呼吸,陆青山摇头道:“你这情况……我指点不了!”

“前辈!”

李氏老祖直接跪了下去,连续叩首九次,这才道:“晚辈实在是太想突破到洞虚期了,还请前辈指点!”

陆青山微微有些厌烦李氏老祖李光寒这个人了。

但想了想,陆青山还是道:“你资质奇佳,实际上早就能修炼至洞虚期了,但……你内心有心结,你过不了自己内心这道坎,你自然是无法破境了。所以,你想要突破到洞虚期,方法就很简单了,破了心结,修为自然也就突破了!”

“心结?”

李光寒微微一怔,好像不是太明白。

陆青山起身,转身就走,刚走两步,陆青山突然停下,回过头来,冷声问道:“十三年前,倘若你出手的话,李寒松的父母本可以不用牺牲的。所以,当时的你,在做什么呢?”

说完。

陆青山离开了。

李光寒跪在原地,呆滞片刻,突然间就嚎啕大哭。

十三年前,他正在闭死关修炼,李寒松的父亲传音让他来救,但那时候,他一旦出关,必然会受伤,所以,他就拖了半刻钟,可就是这半刻钟的时间,令李寒松父母纷纷丧命!

这一直成为了他内心中的痛,这些年,他一直不愿想起,装作这件事情不曾发生,可实际上,这却成为了他内心中最深的一根刺!

直至现在……。

陆青山一语道破!

这一根刺,立马就捅破了他内心中的最后一丝防护!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