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 29th, 2021 上午9:01

“诸夏的雅言倒是说的不错。”

“可惜你等异邦邪道不明大势,若要在此处传道,也该有传道的诚意,和楚南公他们混在一处。”

“只有一个下场!”

闻面前这个大光头口吐诸夏之言,说着一些似懂非懂的玄妙之言,玄翦冷言道。

内诸夏,外夷狄。

楚南公好好的诸夏之人都不做,和夷狄之人混在一处,着实当诛,更别说先前的蜀山那里,亦是有楚南公的影子。

八卦归元,八元归一,双手演化阴阳,成就阴阳剑轮,直接迎上那道金色的卍字印记。

什么念念生灭!

什么诸行无常!

什么所谓世尊!

……

唯有剑道为真。

可爱软妹馋宝宝私房洁白公主裙清纯写真

轰!

黑白二气纵横的剑轮和那道金色的卍字印记碰触,顷刻间,一股超越先前十倍的能量波动扩散。

一股股肉眼可见的劲风肆虐,数百丈区域内,彻底成为废墟,远处的山石更是被生生磨掉一层。

只是……阴阳剑轮同卍字印记碰触,两者虚空对峙,似是不分伯仲。

阴阳剑轮有着连山剑域的支撑。

那道卍字印记,怕也是有对方领域之力维持。

“实力倒是不错,以我之力,实难将你拿下。”

数十个呼吸过后,有着剑域的支撑,那道阴阳剑轮仍旧压上,希冀可以将对方击溃。

只是……从眼前的手段来看,自己今日想要独立杀他不太可能。

如当初在蜀山遇到的两位浮屠之人一般,他们的实力极强,真不愧是武真侯所言,如诸夏之大之地唯一传承孕育。

自己不能够的独立杀他!

自己却可以杀他!

屈指一点,落在眉心,本源吞吐,便是一道紫色的剑光从眉心迸出,通体浅紫色的氤氲包裹,气息平和安稳。

没有任何生死杀伐之意。

可这道剑光……足以杀他。

心随意转,沉浮于身侧的那道紫色剑光便是灵动凌空,消失不见。

叮!

下一刻。

这正处于对峙的区域内,一道宛如美玉破碎的清脆之音传出。

蹬!蹬!蹬!

玄翦扫视过去,那浮屠大光头的身形连退五步,周身金色光芒聚散紊乱。

只是……没有镇杀?

这……怎么会?

那道剑光是武真侯亲自赐于自己的,一则可以攻于自己参悟,二则关键时刻也可以用来对敌。

武真侯曾语,合道之下,弱者,直接镇杀,妙悟虚空稍强者,三元重创!

无论是眼前的浮屠之人,还是楚南公,还是旷修,都是必杀之人,使用那道力量,不算浪费。

那浮屠之人的修为境界和自己相当,距离虚空一体都有些距离,镇杀当不难。

此刻……却没有事?

“尊者赐下的……天珠,就这般毁了?”

红衣大光头连退数步,强行稳住身形,法界如故,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

况且也无需理会那般。

单手平伸,此刻掌心之中,正有一粒半寸方圆的金色珠子,本应该浑圆无暇的。

却……为之裂开了。

细小的金色珠子碎片掉落手掌,隐现金色光华融入虚空,散发一丝丝奇异之力。

天珠!

是尊者赐予自己的宝物。

可以用来参悟世尊之法。

也可以用来护身。

其中内蕴尊者之力,只要尊者不出,那么……绝对不会有罗汉层次的佛者可以一击伤害自己。

绝对不会。

尊者的境界,涅槃无常,三法如一,乃是极为高深,纵然是当年世尊的弟子,都没有太多破入其中。

现在……天珠却是被那人的一道力量击溃?

那道紫色的力量?

难道也是尊者层次的?

非如此,何以奈何自己的天珠?

呆呆的看着手中碎裂开来的天珠,自己用心呵护了多年,却是这般下场,却是损坏在东震旦国?

“你竟然没事?”

玄翦惊异。

不可能没事啊。

那道剑气内蕴的力量,自己曾感受过,决然极强,真的落在身上……,不可测。

大光头没事?

应该有事吧。

玄翦不相信对方的修为可以拦阻。

亦或者对方身上有防身之物。

“南公,我们先走吧。”

再次深深看着一眼手上碎裂的天珠,红衣大光头将其握住,又看着那东震旦国的剑道强者一眼。

金色光芒闪烁,包裹住南公,三人消失不见。

“跑的倒是挺快。”

玄翦直接散去剑轮之力,那道金色的卍字印记也直接消散了,大光头跑得快。

实力和自己相似,没有武真侯赐下的那股力量,真不好将其击杀。

“又是浮屠之人扰乱,非如此,旷修必死。”

收拢黑白双剑,念及所得,玄翦讶然道。

好像自己没啥所得。

本以为凭借武真侯的那道力量,可以将对方干脆击杀,而后将楚南公、旷修一并击杀。

可惜,都没有杀了。

摇摇头,还是如实禀报武真侯和罗网了,好在……楚王熊启身死,不然,还真有些麻烦。

未几,身化流光,消失不见。

……

……

“噗……!”

相距先前之地五十里,山川出口,村落一角,金色的玄光悄然出现,随其后,便是一道沉闷的声响。

大地之上,顿时落下一片血迹。

“障月大师,如何?”

楚南公仍为搀扶着旷修,服用那瓶赤珠之水后,明显好上不少,现在的气息都平稳了。

可惜,想要快速恢复,短时间内是不可能了。

眼下,仍为三元低迷,气息微弱。

感身侧那些浮屠传道者的状况,楚南公惊异,连忙探问。

难道受伤了?

黑白玄翦那般强大!

“这颗天珠被我蕴养,刚才天珠被击碎,我亦是受伤,继续争斗下去,虽无碍,纵……也奈何不了那人。”

红衣大光头伸出手,掌心之上,仍是那颗已经碎裂的金色宝珠,形体不大,此刻光泽越发的暗淡。

其内的精华流出,玄力不显。

大光头那熟练的诸夏雅言夹杂着深深的叹息。

这是尊者赐予自己的。

却……在这里损坏了。

“而且那人刚才出手击碎这颗天珠的手段,非尊者之力不行。”

“南公,那人的身后有一位尊者!”

从怀中取出一块红色的粗布,将那碎裂的金色宝珠小心翼翼的包裹其内。

无论如何,那也是尊者赐下的,虽损坏,不能够抛弃。

双手合十,轻道世尊之言,而后,看向东震旦国的智者,在南公这里,自己了解了许多信息。

以其所言,东震旦国或有尊者,但数十年来都没有出现了。

今日,就让自己间接碰到了一位尊者。

能够击碎天珠,非有尊者之力。

“尊者!”

“合道归元?”

“合道层次?”

“这……,怎么会?”

障月大师是自己在河西之地留下的暗子所接引而来,近年来,自己也逐步了解这些异邦传道者的来意和目的。

他们来至很遥远的地方,都言西域诸国遥远,而他们所在的地方,比起西域更加遥远。

孔雀佛国!

释迦世尊!

身融万物!

也是一位同道家祖师一般的存在。

他所留下的道理和传承在那个国度独树一帜,弟子遍布佛国,乃至于强者众多。

起码来到诸夏之地的佛者,玄关层次的极多,甚至于障月先前还曾语,还有尊者前来了。

罗汉!

佛者境界,以南公的理解,位同玄关。

尊者!

佛者境界,以南公的理解,位同合道,那般的人物,就算在孔雀佛国那边,都是极为稀少的。

诸夏之地更是如此,诸子百家中,除却大家显学出现过合道层次的贤者以外,其余小家并无出现。

障月大师之言,黑白玄翦的背后有尊者?

那就是有合道层次的存在了!

这怎么可能!

黑白玄翦的背后如何会有合道层次的强者?

玄翦是罗网的天子一等杀手,罗网之内断然没有那等存在。

难道是天宗玄清子?

其人破入玄关多年,以其天资,多年前就同东皇阁下不相上下,难道已然破入玄关?

亦或者天宗的北冥子?

其人更是破入玄关多年,一直在寻求合道的机缘!

自己虽有推演之法,却难以推演他们。

合道层次的力量,自己并未感知过,可障月大师之言,当不会有假,玄翦背后有一位合道层次。

是玄清子?

还是北冥子?

除此二人,楚南公难以想到别人,甚至于就是玄清子,北冥子一直游历在外,和玄翦并没有什么纠缠!

玄清子破入合道?

念及此!

楚南公为之沉默。

这并不是一个好消息,真的不是一个好消息。

诸子百家,或许有隐世的合道贤者,可相较于玄清子的权势地位,都不如。

“这颗天珠是尊者赐予我的,内蕴三法之力,非尊者之力不能够应对。”

“那人背后却有一位尊者。”

“南公,每一位尊者,都是智慧的,都是有大力量的。”

“欲要与之对抗,除非等待罗户尊者前来!”

红衣大光头再次给予绝对的肯定。

尊者的力量,自己不会感觉错的。

说着,将收好的碎裂天珠放入怀中,双手合十,为之一礼。

“障月大师,我们先行在这里歇息修养吧。”

楚南公单手深深抚摸着自己白色的长须,佝偻的身形踏动,看向不远处的村庄。

玄翦当离去了。

现在,旷修仍为重创,障月大师也受伤了,此刻当静养,以图它事。

秦国当真是昊天垂青!

真的要一天下了。

念及诸般事,楚南公抬头看向太虚,依稀记得多年前,自己玄关境界推演天机。

楚虽三户,亡秦必楚。

那八个字自己一直记得。

后来却推演不到了,出了玄清子这般一个异数,难以度量之人。

楚地的事情不存,秦军彻底占领楚地,路枕浪那里……自己也已经帮不了太多了。

飓风过岗,伏草惟存,天之将明,其黑尤烈。

秦国的旌旗正是黑色的。

或许那就是昊天的变化!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