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 29th, 2021 下午6:17

众人都看向叶新,钱家主更是急切道:“叶兄弟,这有什么讲究吗?”

叶新拧眉,还未出声,钱宝宝又叫道:“啊,没了没了,那条黑丝线没了!”

众人望去,果然,刚才五双眼睛,看到的黑丝线,居然真的没了。

“这是怎么回事?”钱家主惊恐万分,“得道高僧开过光的玉观音!莫不是他在提示我们什么?”

杨家主提议:“不如,让世子再戴戴看?”

“好提议!”钱家主面容严肃。

世子爷也是万分不解,也想知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于是,就把玉观音重新戴到脖子上。

然后,滑稽的一幕发生了。

钱家主和杨家主,还有钱宝宝,包括世子爷本人,都盯着他脖子上的玉观音,眼都不眨一下的盯着看。

一分钟过去了,玉还是那块玉,没有任何变化。

钱宝宝撇嘴:“什么也没有吗,讨厌,摘下来给我。”

正要摘下时,奇迹发生了,他们一直盯着的玉观音的莲花座下,出现了一条黑丝线。

俏皮文艺少女

先是一毫米,然后是两毫米,慢慢的到了一厘米……

众人惊恐万分,看着世子爷脖子上的玉观音,目瞪口呆。

“这是怎么一回事?”钱家主惊愕万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其他人的目光,都望向叶新,等待着他的回答。

叶新朝世子爷走去,盯着他脖子上的玉观音。

一厘米的黑丝线,犹如蜗牛爬,慢慢的往上爬去,一厘米的黑丝线,又长大了。

“长了长了!”钱宝宝指着玉观音惊叫。

钱家主一看,连忙朝玉观音抓去:“先解下来……”

“等一下!”叶新在众人压抑中,终于出声了,“我看看。”

众人当然听叶新的,都僵着身体,集体盯着玉观音看。

黑丝线好似活物一般,慢慢爬着,爬着,由下至上,爬到玉观音的脖子处,才戛然而止。

见此,叶新瞳孔猛的眯起,一抹冷寒,自他眸中射出。

世子爷亲眼看到,玉观音脖子处的黑丝线,吓的手脚都在发抖:“幺叔,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这声幺叔是真心实意喊的。

钱家主也急吼吼的:“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叶老弟,你倒是出个声啊!”

“不长了,它不长了!”钱宝宝惊喜的叫道,“还剩一个头!”

还剩一个头!

此光是话听着,就让人惊恐万分,钱宝宝说完,激灵的打了一个寒颤,看向世子爷,嘴唇哆嗦:“三哥,你该不会死的时候,只剩下一个头吧?”

刹那,一股冰冷,自脚底直窜上天灵盖,让世子爷打了个激灵,喝道:“胡说什么?”

然,他却没发现,他的声音都带着颤音!

他在害怕!

没有人在亲眼,见此如此诡异的事后,还不害怕的。

别说世子爷,就连钱杨两位家主,也是一脸惊愕,内心有点惊恐。

世子爷颤抖着唇,看到叶新:“幺叔,这有什么讲究?”

“我先看看。”叶新对他说,“把玉拿下来,给宝宝拿着。”

世子爷立马照做,把玉给了钱宝宝。

钱宝宝把玉放在掌心,众人又盯着她掌心玉,认真观看起来。

奇怪的事发生了,原先是到了观音脖子处的黑丝线,居然慢慢的消下去了,直到部消失不见!

众人又看看叶新,问他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叶新想了想,说道:“我以前无聊时,和得道高僧学习过一二。第一次见世子爷时,我就看出来他有劫难,所以才会选,送玉观音给他做见面礼。”

“什么劫难?”钱家主急死了,“叶老弟,能化解吗?”

叶新把玉观音,递给世子爷,郑重道:“不管你信不信,你犯桃花劫,且是煞劫!”

“桃花劫!”世子爷嗤笑,“幺叔,你若说我是其他劫,我还会害怕,可你说我是桃花劫,那我就只想笑了。”

“我钱世虽然,只交往过几个女朋友,但是到至今为止,还没有哪个女人,能让我真正投入感情。”

“况且,我现在根本就没女朋友!”

最后一句话,才是重点。

叶新笑了笑:“信的话,就把玉观音带上,关键时,它能救你一命。”

世子爷看着他递来的玉观音,想了想,道:“我信!我戴!”

戴上后,他看向叶新:“谢谢幺叔!”

不管桃花劫是不是真的?

也不管这玉观音能不能挡煞,这份心意,世子爷还是挺感激的。

这时,钱家主才拉着叶新,坐到沙发上,急切的问道:“那个什么桃花劫煞劫的,会不会有性命之忧?”

叶新沉默,可把钱家主急死了:“你到是说话啊?”

“桃花劫咱们都知晓,是和女人感情有关。桃花劫的煞劫,是指犯煞者,将伤在桃花手上,或者是将会死在桃花手上。”

“刚才玉观音的黑丝线,爬到观音脖子处,就不再动了。”叶新看向世子爷,“你听听就好,依着我的了解,你的那朵桃花,会让你家破人亡,你身体上精神上,都将受到严重虐待……”

钱宝宝大叫起来:“不是还有一个头吗?”

这话还不如不说,一说更让人毛骨耸然。

钱家主也是急道:“不是还有一个头吗?”

世子爷子生无可恋的看向老爸和老妹,真是怕什么,还要说什么,是怕吓不死他吗?

叶新拧眉点头:“对,还有一个头。除了一个头,身体部被黑丝线惯穿,有可能是,世子爷除了脑袋还活着,其他都动不了。比如,绑着?囚禁?”

说完,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世子爷怔怔的看着叶新,突然大笑起来:“除了头身体都动不了,这也太荒唐了……有没有解法?”

前面一句话,已经让钱家主,把手举起来了,听到后面那句话,又心酸的很,把手快速放下。

叶新看向世子爷,又看向钱宝宝,坚定道:“有!”

钱宝宝看叶新望向自己,猛的抱住自己,惊恐的望着叶新:“你别看我啊?我还以害得我三哥家破人亡?”

叶新大汗!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