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 29th, 2021 下午6:19

楼乙望着这位老者,从他第一次见到对方,这人就给他一种深不可测之感,而这次再次见到对方,这种感觉不但没有减弱反而更加强烈起来。

老者看了楼乙一眼,指了指护着他的那只沙丘蠕虫说道,“我不插手,你让它也安分些,否则的话……”

一股极为可怕的气息突然笼罩整片天空,一只难以言喻的可怕兽影出现在了高空之上,形似虎却长有龙鳞龙尾,前爪似虎后爪似龙,一双可怕的眼瞳,仿佛能够洞察人的内心。

只一眼就让楼乙感觉身体被束缚在了原地,不仅是他就算是保护着他的沙丘蠕虫亦是如此,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有两道影子却在同一时间一飞冲天。

它们分别是化作龙形的紫黎以及化作人形的异虫女王,而与此同时下方传来了黄獟可怕的咆哮之声,这一刻它的眼神极为可怕,周身散发出来的气息,甚至将围攻它的数人给震飞了出去。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老者有些始料未及,他环顾四周笑着说道,“小娃娃你真的不错,明知不敌却仍愿意舍身保护你,看来你在它们的心目中占有不可替代的位置……”

此刻楼乙不仅说不了话,甚至根本动弹不得,他焦急的发出魂识,让它们千万不要轻举妄动,然而似乎确实的感受到了楼乙生命被威胁,这一刻它们没有一个退缩不前。

天空之中一个可怕的橙黄脚印正在缓缓生成,而这一次它所爆发出来的气息,远超之前黄獟所能施展的极限,看来这家伙也拼了,虽然它不能飞,却也希望以自己的方式保护楼乙。

“就数你最能胡闹,这小东西!”老者抬了抬手,轻而易举的就将黄獟费尽全力凝聚而成的踏天一击给化解掉了,同时他带着霍谦消失在了他们面前。

一个声音在空中回荡着,“早年无知许下的承诺,困了我百万年之久,烦了,想出去走走了,小家伙你可千万别做傻事啊……”

老者消失不见之后,天空上那遮天巨影也慢慢的消失不见,楼乙感受到束缚着他的那股力量也不见了,他重重的吸了口气,这时一道身影不顾一切的扑向他,却被另外一道身影给挡下了。

楼乙看着挡在身前的异虫女王,以及站在它面前正怒目而视的紫黎,它们两个剑拔弩张的瞪着对方,让楼乙无奈的说道,“别闹了,正事要紧!”

草帽女孩的夏天

异虫女王回头看了他一眼,紫色的眼瞳内闪耀着别样的光华,楼乙叹了口气道,“去吧!”

异虫女王收回目光,纵身跳下沙丘蠕虫,在落下去的一瞬间,变回了自己原本的模样,紫色的叉状雷电,无情的扫向四周,不知是不是刻意为之,那些原本还妄图阻挡其脚步的修士,在转瞬间便灰飞烟灭。

紫黎硕大的龙眸扫向楼乙,让后者颇为无奈,他走上前去想要摸一摸紫黎的龙头,然而对方却化作一道紫色雷光俯冲飞向了下方,一时间狂雷惊天动地,下方惨叫声此起彼伏。

黄獟低下头去,向着前方猛冲,还发出吼叫声似乎是在询问楼乙,是它俩重要,还是自己更重要,一时间令他更加无奈。

就在这时他收到了沙丘蠕虫的意念,后者身躯慢慢放松,而后重新潜回了地底,它告诉楼乙那老者应当是九龙子中的老七,即狴犴也被称作宪章。

它明确的告诉了楼乙,即便是它同另外一只沙丘蠕虫加在一起也不是其对手,这让楼乙有些喜忧参半,因为九泉夺嫡之下,它们是自己的强大助力,如果连它们都对不不了狴犴,那么自己真的就非常危险了。

沙丘蠕虫钻入地下,激起万丈沙浪,搅动了大片的沙海区域,让战斗的双方人员,被迫逃向安全的区域,而这更加给了那些处于观望中的修士以极大的视觉冲击。

他们甚至没有发觉自己,在不知不觉中便靠近了战场,一道道印信不断的被传回宗门,当霍谦被打败,那拥有可怕气息的老者被迫退走之后,局面一下子便倒向了楼乙这边。

印信传回各自的宗门之后,自然引起了他们所在势力的震动,这意味着当初所创建的百盟,极有可能会真的实现,他们有些懊恼当初自己的决定。

而他们安插在流沙港以及兴马城的探子也发回了一个更加震撼的消息,魁山宗、雁荡山、纳布卢三方同时攻击两座海港以及兴马城,竟然全军覆灭,魁山宗与雁荡山的宗主跟山主被那可怕的沙漠死神给活活吞下去了。

这样的消息传回他们宗门,可想而知会引发多么可怕的反响……

不过好在亡羊补牢,犹未迟也,于是那些当初承诺加入百盟的势力,为了挽回楼乙的信任,纷纷倾巢而出,向着马家祖地而来。

除了证明自己的决心以外,更重要的则是想要分一杯羹,他们也清楚楼乙必定需要他们,不然暂时的胜利没有丝毫的意义,西州即便强如马家,还不是眨眼间便覆灭了吗……

而此时此刻楼乙他们已经杀到了马家的腹地,故地重游却让他颇为伤感,原本古朴典雅的建筑,早已被夷为平地,到处都是断垣残壁,一片凄凉。

甚至还能够在这些残壁内发现一些早已干涸的尸体,这帮沙河盟的屠夫,甚至没有为马家的这些人收尸,这样的尸体几乎遍布此地。

马家是大族,拥有的修士数量可想而知,然而沙河盟却在对方大阵存在的情况下,攻入了马家,将马家顷刻间毁灭,单凭霍谦带的那些人,是不可能做到的。

他抬起头来看向极远处的地方,那里此刻银装素裹,西州这干燥之地,竟然传来阵阵湿润之气,而且透着些许凉气。

这可是绝不仅有的事情,即便是身在西州海边,也只能感受到燥热难耐,他看向如今已经面目全非的马家祖地。

原本这里乃是一片高耸的群山,楼乙曾亲自深入过地脉深处,为马家构建聚灵阵法,然而此刻大山早已不复存在,那里此刻闪耀着如同镜子一般的光泽。

可是如今在这片区域的正前方,正笼罩着一层可怕的乌云,而这些乌云是由无数的沙舟构建而成,众人不免倒吸一口凉气。

屠骁气喘吁吁的躺在楼乙身旁,他的通灵决结束了,带着满身的疲惫与伤痛,短时间是不可能再有任何战斗力了,黄獟、紫黎与异虫女王也在之前消耗了太多的力量。

此刻面对比当初倍数的敌人,也只有瞪眼怒视的份了……

场面比他想象中的更为严重,因为他们被消耗的太狠了,即便拥有能够摧毁对方的力量,此刻也完全发挥不出来,他没有选择立刻进攻,而是等在原地。

此刻对方的阵营之中狴犴望向楼乙,笑着说道,“小家伙会如何应对这次危机呢,就让我拭目以待吧……”

在他身旁霍谦面色苍白,脸上的神情极为复杂,他彻底的失败了,他的人几乎全军覆没,回去之后必然会受到最为严厉的惩罚。

在他不远处站着另外几位包着黄巾的沙河盟总管事,他们没有一人愿意对其伸出援助之手,因为在沙河盟他们都被迫屈服在盟主之下,而他是不允许失败的。

一旦失败了便失去了存在的价值,他们会被关入囚牢,成为盟主摄取力量的容器,那种可怕的感觉,犹如噩梦一般,经历过一次后,便不会再想经历第二次。

对方下达了进攻的命令,可怕的沙舟群向着他们疾驰而来,然而自己这边的修士根本抗衡不了对方的一次冲击,很多人脸上都写满了无奈与不甘心。

尤其是那些加入到百盟的势力们,他们孤注一切的努力,眼看就要实现了,却被现实无情的当头一击,感受到体内所剩无几的真元力,他们的心情沉入了谷底。

同一时间后方那些观望的修士们,也把这个突发的情况通知了正赶往此地的各方势力们,可想而知接下来将会发生怎样的扭转。

毕竟他们如果此时赶到,极有可能会充当牺牲品,大家都不傻,更何况这还不是沙河盟的全部力量。

可是就在他们准备将印信发出之时,一道耀眼的光芒,突然出现在了天空之上,那是一种令他们终身难忘的场景,一个巨大的光影身披五色光环,低头望向对方的沙舟群。

慢慢的探出一条手臂,一只散发着五色光芒的巨大光掌,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寻思变大起来,天地元力在一瞬间被抽空注入其中,而后它从天而降,压向了下方。

天空之中传来一个隆隆作响的声音,“天下苍生,一掌乾坤!”

五色光华笼罩的巨大手掌,猛的拍落下来,仅一个瞬间,成百上千的沙舟泯灭在了掌印覆盖范围之内,可怕的能量乱流席卷大地与天空。

意料之外的一幕,让汹涌而来的沙舟群停滞了,上面载着的修士们,心惊胆战的看着舟群之中,出现了一个直径足有数千丈的庞大窟窿。

这个窟窿自然是钢材那可怕的掌印所造成的,无数的修士在这一击之下灰飞烟灭,即便是那些身裹黄巾的总管事们,眼神也变得畏惧起来。

而就在他们畏惧不前的时候,百盟的援军到来了……

标签: